备用号。

【DmC/DVD无差】雨天的进行时

#没有反派的一天

#处女文,轻一点哦(^ω^)
#发烧产物,Bug应该会有的……


下雨了。

Vergil停下敲击键盘的手,合起了腿上的笔记本,端起茶几上的杯子抿了一口咖啡,到嘴的液体已经冷了,他不记得这杯咖啡是什么时候泡的了。昏暗的客厅里十分安静,他有些不安的看了眼窗外变得朦胧的世界。

Dante早在一个小时前就出了门说是去酒吧。空旷的客厅里只有缩在软垫上呼呼大睡的猫女士和Vergil两个活体动物。较好的隔音玻璃将室内与外界完完全全分割开来,窗外的一切就像是无声的电影,听不到哗啦啦的雨声,也听不到城市里的喧嚣。Vergil能听到的,除了自己弄出来的布料摩擦声外,就只有猫女士的呼吸声。

以前没有找到Dante的时候家里也是这么安静,待他在人海中找到了Dante并带回到了他身边时,他却在不知不觉间习惯了Dante的带来的“活跃气氛”,现在Dante又离开了自己,仅仅只是短暂的几个小时,Vergil却发现,自己反倒因为家里的安静变得不安起来。

Dante没有带伞吧?

Vergil收回盯着窗外的目光抬手看了看手表。

Dante会在外面过夜吗?

Vergil放下笔记本,打算倒掉冷了的咖啡,可是两脚刚落地一阵眩晕就冲上了大脑,突然的失重让他险些跌倒。他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比平时偏高的体温通过皮肤的传递,令Vergil不得不承认——他确实发烧了。

ε=ε=ε=ε=ε=ε=┌(; ̄◇ ̄)┘

雨中的城市,外出的人总是很少,大家都不会喜欢雨天出门。Vergil也是。

Vergil独自撑着伞,沿着记忆中的路线前行。公路上居然也没出现计程车。他自己也没有选择开车,他难以想象自己在大脑昏沉的情况下开着车在公路上跑,他一直都是个合法的好市民,不是吗?

雨有了转小的势头,这让Vergil舒了口气,正打着的伞也向后倾斜了角度,伞撑靠在肩上。一滴雨水从伞的边缘掉落,那一瞬间它倒映着整个世界,包含了所有的色彩,最终止打散在Vergil的皮鞋上。

Vergil并不在乎被雨水打湿了的裤脚和擦得漂亮的皮鞋,只有沉重的身体带给了他疲倦感。他重新裹紧了脖子上的围巾。

一滴雨水不经意溅到了脸上,但它很快又滑落了下去。高热的皮肤与冰凉的雨滴一瞬间的接触,带给了Vergil一丝丝的快意,昏沉的大脑也受到刺激清醒了些。Vergil索性把伞再往后抬起一点,让有些发红脸更大面积地接触冰凉凉的雨水。

仅管这样做可能会加重Vergil的身体负担。

ε=ε=ε=ε=ε=ε=┌(; ̄◇ ̄)┘

混蛋!Vergil怎么还不来接他回去?这么大的雨,早知道就开车出来了。Vergil难不成已经睡了?他明天不是休息吗?Fuck!手机也不见了!难道是刚才那个女人?哦!Shit!Vergil死到哪去了!你他妈的弟弟没带伞你知道吗?!

Dante烦躁地从口袋里掏出烟盒,取出一只烟叼在嘴边,点燃烟后赌气似的猛地抽了一口,等上两秒钟才抬起头朝着半空将烟圈吐出。

屋檐并不长,风稍微大点,雨水就会打在Dante的外套上。他应该后悔一下自己不看天气预报就出门的习惯。要怪也得怪这地方有些偏。

钱包没了,手机也没了,连计程车都看不到一辆,最令人“感动”的是,平时总把Dante挂在嘴边的Vergil,现在在Dante需要他的时候,也没有人影。

真是上辈子作的,Shit!

ε=ε=ε=ε=ε=ε=┌(; ̄◇ ̄)┘

三五只被碾息的烟头趴在雨水打湿的地板上,从未好好系过鞋带的皮靴上挂满了水珠;因为雨水而浸湿的裤腿成了渐变的风格;衣摆也是如此,金属的拉链上不停滑下水珠;围巾的绒毛上也有细小的水珠闪着微弱的光;黑色的短发发梢上也同样挂着摇摇欲坠的水滴……这就是Vergil看到的Dante的样子,他们在同一边的街道上,只隔有非常小的一段斑马线,Dante并未发现他,仍然对着半空吐着一个个的烟圈,颇有小孩子吹泡泡水的样子。Vergil也没有主动去叫Dante的名字——他竟然觉得这样的Dante特别可爱。

一支烟又临近尾声,Dante正打算扔掉的时候,无意间瞥到一个身影——这是他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家伙——Vergil,他那该死的“不负责”的哥哥。

“哦!真是去你的Vergil!”

Dante的火气一下子涌了上来,盯着Vergil,把还未丢到地上的烟头使劲摁息在他之前靠着的墙壁上,就好像那支烟头就是Vergil本人一样。

Vergil对于Dante孩子气的做法并不在意,他只是笑着,用他一贯来对Dante的笑,不紧不慢走过短短的斑马线,站到Dante的身旁,将伞偏过Dante那一边。

“我们回家。”

Dante一下子也没什么可说的——至少,Vergil的确是来了——最后也只是有些不痛快地低骂了一句“Shit!”

一路上Vergil就没有多说一句话,刚开始Dante还因为有些赌气并未发现这点异常,但是时间一长,莫名的沉默让Dante觉得不太自在。他终于偏头看了一眼Vergil,他发现Vergil脸上和靠近脖子那部分的围巾上都有些小水珠。按道理来说,一个打着可供两个人避雨的伞的人,除非有意,怎么也不会让自己的脸上淋到雨吧?而且——为什么来接Dante回家只带一把伞……家里……不缺伞吧……

“嘿,Vergil,”

听到Dante在叫自己,Vergil也偏过头去看着Dante。而这样一对视,Dante又有了新的发现,Vergil的脸隐约有些泛红,眼皮也像是没睡好一样半磕着,整个人都是一副非常疲惫的样子。

“听着,兄弟。你现在很不对劲,你知道吗?”

Dante一边说着,一边不确定地伸手去探Vergil的额头,Vergil也没有拒绝。在冰冷的手触碰到Vergil皮肤的一瞬间,Dante差点要以为自己碰到了暖手袋。Vergil也因为Dante手上传来的寒气打了个激灵。

“Oh!Fuck!Vergil你他妈的看我说什么来着?¥%#&@#……”

脑子快搅成浆糊的Vergil选择自动屏蔽掉Dante口中冒出的粗鲁的词汇,仍是笑笑,他也不知道除了笑还能做什么。

Dante见Vergil一副“你在说什么?我听不懂”的样子,火气一下子又上了来,他抢过Vergil手里的伞,拉着Vergil骂骂咧咧的朝着Vergil来的方向加快脚步前进。

其实……遇到这种情况,更应该先去医院才正确。

不过,你也不能指望一个脑子烧成浆糊的人和一个火气压过智商的人,能够想起世界上还有个地方叫医院~

(=´∀`)人(´∀`=)

评论(7)
热度(8)

© 茶庄鸠 | Powered by LOFTER